东游旅行网 繁體版
首 页 ----- 目的地指南 旅行百宝箱 我的东游 东游社区
登录注册  
网友交流
照片发表
游记发表
热点推荐
自助线路
驴友沙龙
携手出游
结伴同游
聘请导游
自驾出游
评价一下
宾馆点评
景区点评
餐馆点评
娱乐场所点评
     服务台
社区管理
网络查错
社区说明
网友查询
 
凤凰古城自助游--刻骨铭心话苗寨 作者:fhxianglnh  发表时间:2009/2/24 20:52:00

凤凰古城自助游--刻骨铭心话苗寨

计划了接近一个月,凤凰之行终于成行,这次是我第一次自助游,对于凤凰之旅我是相当满意的。写这个游记,是为了帮自己记住每一点滴,所以写得很仔细,希望路过的人权当消遣。

我们本来这次是3人同行的,但是小张因为临时有任务的原因临时取消了这次的行程,于是就只有我跟阿兰。出发之前的几天,妈妈好不容易才买到了N560到怀化的火车票,而本来计划的吉首火车票更是早已卖光了(当时就以为,凤凰之行要夭折了,幸好同事提醒可以去怀化转车)。火车是晚上11点45开车,我们10点30到达火车站。打算先退小张的票,快排到退票窗口的时候,被一个湖南男生买去了,那个男生不单买了我手中的票,还一直告诉我怎么坐火车,带着我进候车厅。当时我的脑海马上想到的是:难道遇到骗子了?曾经在网上看过一种骗局是从买票开始一直骗到旅游景点,最后被骗的人被榨了3万元。于是防备之心马上提得很高:哼,想骗一个见过大世面(也就是上过很多网)的人,不可能!那个男生很积极,先是想帮我跟阿兰提行李,后是帮我们找位置,还很积极帮我们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这一路我们都刻意地谢绝,想着跟他保持距离,而阿兰更是一路酷到尾,从来没对那个男生笑过。事后,春兰说她也想到他可能是骗子,怕得要命呢,哈哈。那个男生估计是个口水佬(话很多的人),即使面对我的似笑非笑和阿兰的冷若冰霜,依然一直开玩笑到下车,他在怀化的前一站下车,并跟我们握握手,我们才相信,其实我们是遇到了好人,而不是骗子。

阿兰本来是睡中铺的,不过我隔壁下铺是一个很有气质,说话很温柔很好听的阿姨,她在湘潭下车,下车前叫了春兰到她的床上躺一下,呵呵,这趟是遇到了很多好人。

这个火车是没有空调的,我们在车上就已经感受到湖南的气温跟广州的差别,没下车前,我的羽绒服、毛帽子、毛手套、大围巾全都找出来严阵以待了。

这次在凤凰没雪,不过在火车上就已经看到了大雪纷飞的情景,只可惜没有玩到雪。

摇了2个半小时,终于看到了凤凰的地名牌,还是凤凰游记经常出现的万寿宫,凤凰,我终于来了。。。。。。

到达凤凰车站,联系好的张家界导游向送平的弟弟向儒斌(他是凤凰古城自助游俱乐部的负责人也是很有名的导游15174387851qq625298420)就在那里等我们。因为在网上聊过,所以我们一见面就象老朋友似的。几句寒暄,向导帮我们提着行李,打的到凤凰公寓住下(是他们自己的酒店,他们在江边还有两栋吊脚楼,不过我们喜欢登高望远,所以就选择了凤凰公寓)。

到达凤凰的第二天我们是参加凤凰古城自助游俱乐部安排的“乌龙山——勾良苗寨”一日游。

早上上车后,导游向柳(是向导的侄女,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土家阿妹15174356455)向大家介绍了一日的行程,听她娓娓道来“对歌、椎牛、摸鱼、表演……”这些盛会节目,车内的其余16位游客一致认为应该先到勾良苗寨,免得下午去时,错过了精彩之处。这正合我和阿兰之意,我们就是奔这来的,对乌龙山全无兴趣,山哪里不可以爬啊。于是咱们这辆车在小向的带领下,擅自更改了行程,直奔苗寨。据说勾良苗寨是这一带最大的苗寨,想来这“六月六歌会”该是最为盛大的。车进苗寨,时间虽然尚早,一路上四面八方到处是身穿苗族传统服饰行走的人群,据小向介绍都是来赶赴这场苗家盛会的。令人奇怪的是很少看到年轻的苗家阿哥阿妹,都是些苗家大婶、阿婆、要么就是小孩子,那盛况,让我想起“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林,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一语,欧阳修笔下“滁人游也”的盛况也不外乎如此吧。


我们先去了古妖潭,返回后进入苗寨吃中饭时,一路上发现参加盛会的队伍已经从寨子里向表演广场进发了,身着苗族服装、缀满银饰的参赛歌手与表演者,以及穿红着绿的游人汇聚成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敲锣打鼓,煞是壮观。真想不去吃中饭了,尾随他们而去,奈何时间已过正午,腹中咕咕作响,只能先进苗寨祭奠一下五脏庙再说。因为原定的中饭在乌龙山,临时改在勾良苗寨,饭菜显得简单了些,同伴“至少还有你”直呼“我要吃肉……”,不过口味还不错。饭毕,生怕错过精彩的“椎牛、摸鱼”的壮观场面,阿兰在一旁直嚷嚷,要下水田参加摸鱼。于是,一行人匆匆赶赴表演广场,远远望去,已是人山人海了。正对着观景台的,是两个表演场地,一边三棵老树下是对歌台,另一边的一块水稻田里,摸鱼比赛早已经开始。水田已经被摸鱼的人们踩成了烂泥塘,塘边放着几条被摸起的硕大鲶鱼。在塘里的人估计比鱼还要多,摸鱼的人一个个兴致勃勃,塘边观战的人们也一个个兴高采烈,我与阿兰也是其中的一员。要是有人抓起一条鲶鱼来,喝彩声盖过了另一边正在对唱的苗歌。一忽儿估计是鱼儿难摸,塘中的人们索性打起了泥仗,一时间烂泥横飞、嬉笑连天,观战的人们生怕遭受池鱼之殃,纷纷作鸟兽散。一忽儿,却又重新聚在泥塘边上,因为塘里的人又开始专心致志的摸鱼了。阿兰看看塘里的烂泥,再瞧瞧自己身上的漂亮衣衫,再也没像刚才那样嚷嚷着要下田摸鱼了(俺心里偷偷乐一个)。

另一边三棵老树下的对歌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这三棵老树是附近苗家青年“赶边边场”的场所,苗家的阿哥阿妹,在“赶边边场”时找到意中人,就到三棵古树下祭拜,中间一棵代表着月老,两边的分别代表一男一女(导游小雷介绍,若有出入,你只好再亲自去勾良苗寨求证一番了)。据说苗人最喜唱歌,以苗歌传情表意。一首喜歌令人心情舒畅;一首苦歌令人唏嘘垂泪;一首情歌则令人如醉如痴。我俩站在边上,一边看,一边听,却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听得这苗歌旋律独特,节奏自由,别有韵味。唱到高处高亢激昂,优美动听;唱到低处悠扬悦耳,婉转流畅。虽说不懂他(她)们在唱什么,但终于能亲身体会沈从文笔下山野歌会的场面,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观景台下的两个小场地专门表演苗家歌舞与苗家绝技。印象最深的当数三个节目:一是跳苗鼓。鼓舞是苗族男女老少最喜爱的艺术形式,分女子单人鼓舞、男子单人鼓舞、女子双人鼓舞、男子双人鼓舞、猴儿鼓舞等。我们看到的都是女子多人鼓舞。据介绍这些女子鼓舞动作中有传统的“美女梳头”、“纺纱织布”、“桃花织带”等,我们是外行看热闹,只瞧一排红漆牛皮鼓列在场上,一伴奏者以鼓棒击打鼓边,几个苗家女子以鼓棒击鼓面,节奏或慢或快,情绪激越时,鼓点急促有力,气氛十分热烈;情绪平稳时,鼓点又文雅缓和,灵巧秀丽。那生动的舞姿、以及时而激越、时而平缓的鼓点令人热血沸腾。同伴中有人跃跃欲试,一展身手,可惜,拿了鼓槌,除了能把鼓敲响,剩下的,也就是那一点童趣令人哑然。二是硬气功。一位“大师”(歌会主持人语)着僧冠僧袍,在几位助手的簇拥下,翘起兰花指,沾碗中酒水,撒向天空、大地,求神灵保佑之后,爬上枪尖台,以腹部对准一簇枪尖,趴上去,作圆周运动,让围观者着实捏了一把汗(当然,也有可能是天热出汗多的缘故)。一好事者在表演完毕后,跳上枪尖台,用手一摸枪尖,惊呼“是真的”。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是假的,还不砸了苗寨的牌子?第三个其实也算不得“节目”,是组织都聚拢了一大批盛装的苗家阿婆,一个个头戴耀眼的银帽,颈挂各种银项圈,身上的衣服缀满了各种银饰,供游客们拍照、合影。苗家阿婆个个一脸沧桑,满脸的沟沟壑壑与头上、身上闪亮的银饰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一生的辛劳与荣耀。
  
遗憾的是没看到“椎牛”表演,被小向导游忽悠了。在网上找到一些关于“椎牛”的介绍,一起过过瘾:

椎牛为苗族人民的传统习俗。事前,主人须选购—头四膀有旋,耳、眼、鼻、口、角俱完整美观的上好水牯牛。届时,在宽坪中竖一根涂以五彩的龙凤花柱,以麻绳穿牛鼻,系上蔑圈套于花柱上。经给牛喂水,巫师绕柱三圈,将梭标传至舅家(称后辈亲)年青人手中时,即在震天动地的锣鼓声中开始杀水牛,年轻人追杀不止,牛绕柱旋跑。最后,牛伤口喷血,倒地而死。接着分割牛肉。晚上,要举行跳鼓,唱歌(苗语称“独乐”),通宵达旦。

没看到“椎牛”,但闻说晚上有篝火晚会,要跳鼓、唱山歌、上刀梯、走火炭,我们一行16人再一次一致决定不去乌龙山了,留下来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参加篝火晚会的人们在太阳尚未下山时就早早的在寨子里的社场上围坐成一个圈,有三位MM等不及,先走了。但夜晚终究还是降临于这个山寨,首先出演的是跳鼓、八位苗家阿哥在八面大鼓前一字排开,男子鼓舞的确与下午所见的女子鼓舞不同,显得英武矫健,粗犷有力,看不懂动作有"收割打谷"、"大鹏展翅"、"猛虎下山"之类,却听得出气吞山河之势。“舞牛”、“筛谷舞”展示了苗族人民平时的生活场景;“赶边边场”、“拉歌”的表演让我们看到了苗家阿哥阿妹们别具风味的恋爱模式;“穿苗服”、“跳竹竿舞”等几个与观众互动的节目中,参与者或是掉了裤子,或是一窝蜂地把跳竹竿整成了挤竹竿或是跃竹竿,更是让围观的人们捧腹大笑;“上刀梯”、“走铁板”(被木炭烫红了)让狂欢的人们屏声息气……随着烟花在夜空中一朵朵地升腾,篝火晚会结束了,带着意犹未尽的遗憾(因为没有真正的“篝火”,只有四周的大灯泡),我们踏上了返回凤凰的归途……


  
 


如果您想把这篇游记推荐给您的朋友,请输入他(她)的电子邮件地址和姓名:
EMAIL     朋友姓名


如果您想对这篇游记评分并发表自己的见解,请按这里  
网友评分: 尚无会员评分 浏览次数:3233 投票人数:0  
       

     

关于东游 | 东游动态 | 广告服务 | 招聘 | 东游卡 | 网站联盟 | 代理商 | 关怀计划 | 天气预报 | 邮箱 | 社区 | 网站律师
酒店预订 | 电子地图 | 列车时刻
沪ICP备05060570号Copyright © 1999- east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5637号